红中彩票登录

所以自己主公的意思就是把军队和陇西的家都托

糜太公一笑,费力地点了下头,然后对着糜芳说道:“芳儿,以前为父确实不理解你每日都舞刀弄枪的,不过以如今来看,这可以说算是好事儿。而为父要不在了,以后的路更得你自己去走了,不过望你别太胆小,不能怕这怕那,你想想看沙场大将又有几个是胆小之辈,而作为我糜家男儿,更不能有如此的胆量!”
 
    “父亲,儿谨记父亲之言!”
 
    糜芳知道,自己的父亲对自己还是很了解很关心的,自己确实得尽量改一改了。
 
    糜太公对糜芳也是一笑,然后对糜贞和马超说,“贞儿,以前为父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,不过今日为父却是早已放心了荒古寻天。贤婿,贞儿就托付给你了,望你们能恩爱百年,白头偕老!”
 
    “父亲……”
 
    糜贞就说了两个字,此时她已经是泪流满面,再也说不出什么来了。而马超在她身旁是紧紧地搂着她,此时马超对糜太公说道:“岳丈大人请放心,贞儿如此待我,小婿此生必不负贞儿!”
 
    糜太公对他们笑着点了点头,“不要哭,我放心……”
 
    前面的话是对自己女儿说的,而后面的则是对马超说的。可刚说完放心,糜太公就已经是撒手人寰了。
 
    “父亲!”“父亲啊!”
 
    糜竺和糜芳还有糜贞此时都跪了下来,而马超自然也不可能站着。糜太公就这么去了,不过他是笑着离开的,因为在他的眼里,虽然自己是看不到了,但糜家的振兴不过就是时间的问题,就会由自己的长子来实现。而儿女自己也算是都放下心了,自己没有什么遗憾,自然就不会愁眉苦脸的。其实他也希望自己的儿女能再乐观一些,这是每一个做父亲都愿意看到的。
 
    糜太公离去后,马超作为唯一的准女婿,古人言,一个女婿半个儿,他也和糜竺和糜芳一样,都为了糜太公的丧事忙前忙后。毕竟他已经有经验了,所以这样的事儿算是有些熟悉了,也不至于像第一次一样基本什么忙都帮不上。
 
    总算都忙完了之后,糜太公也入土为安了。而这期间马超可以说是最累的一个了,怎么说呢,他不只每日都要处理糜太公的丧事,还要天天地好好安慰糜贞。虽然是早有预料,知道自己父亲要离开,但糜太公的离去还是对糜贞有了不小的打击。而这时马超的作用就很大了,只有他在糜贞的身边,才能算是给她一个最好的安慰,此时的糜贞确实很需要马超的安慰。
 
    雒阳,皇宫中,刘宏是正生气着呢,就是因为皇甫嵩和孙坚战败的事儿。
 
    “败了,又败了!阿父,继凉州军败给叛贼之后,我汉军又败在叛贼的手中了!耻辱,这真是奇耻大辱啊!再如此败下去,叛贼说不定哪日就兵临雒阳城下了!”
 
    刘宏是每次的战报都要和张让说一下,这都已经成为他的习惯之一了,可见张让确实是他面前的第一红人,是无人可比。
 
    “陛下,所谓胜败乃兵家常事也,皇甫义真和孙文台虽败,但他们依旧不失为我大汉的栋梁啊!”
 
    面对着汉军的失败,此时要说最生气的人也许是刘宏,但最着急的除了他那就是张让了。因为北宫伯玉他们的口号可是,“清君侧,诛十常”,叛贼要真杀到雒阳来,那张让可真就要危险了。所以张让虽然和皇甫嵩还有孙坚他们没什么太深的交情,但看皇帝已经发火了,可能要处置他们两人,所以他赶紧是出言劝说了刘宏一下。
 
    毕竟朱?y已是辞官回家了,而朝中能征善战的大将,如今是走一个就少一个,所以就连张让也不想他们都离开,要不后果不堪设想,如今为了自己的利益,是不得不劝说皇帝一下。
 
    “阿父之意朕也明白,不过军中有功要赏,而有过则必罚,皇甫义真和孙文台两人,对叛贼大意轻敌,以致于全军覆没,最后就只带着护卫突围了出去。朕对此很失望,朕马上让人拟旨,皇甫嵩和孙坚两人官降两级,罚俸一年!不知阿父以为如何?”
 
    “陛下圣明!陛下圣明啊!”
 
    张让赶紧把马匹送上,其实刘宏还真就是最喜欢听别人说他圣明,但实际情况到底圣明不圣明,这个就很难说了。
 
    刘宏命人拟了旨,此时他倒是想起了朱?y朱公伟,正所谓“国乱思良将,家贫思贤妻”,就是这么回事。以前皇甫嵩和朱?y在一起的时候就能大胜,结果朱?y一不在了,就变成大败了,刘宏不得不又想起朱?y来英雄血巾帼泪。而当时朱?y辞官的时候,他还真就没太当回事,走了就走了吧,可如今却是很想他。也许自己当时应该好好再多挽留一下朱公伟,可如今说什么都没用了。
 
    “如今叛贼如此猖狂,朕当再派大军围剿之!”
 
    刘宏恨声说道,本来黄巾已经算是安定了,结果羌人这又乱了,而且汉军又败了两次,他是恨透了北宫伯玉他们。要是再不剿灭他们的话,他们可真就要到雒阳了,因为如今的叛贼已经兵进司隶,长安都快危险了,那雒阳还远吗。所以刘宏已是下定决心,把家底都准备拿出来了。
 
    “陛下圣明!”
 
    此时最开心的莫过于是张让了,只有叛贼灭了,他们才能安心。听刘宏如此一说,他是左一个圣明,右一个圣明的。
 
    “朕意让中郎将董卓、司空张温、执金吾袁滂、荡寇将军周慎率领步兵、骑兵共十万人屯兵美阳,阿父以为呢?”
 
    张让赶紧点了点头,其实他知道皇帝这么说就是已经定下来了,问自己那不过就是随便问一下而已。
 
    “奴婢以为对付叛贼,尤其是董仲颖是再合适不过的人选了!想董仲颖其人乃是凉州陇西临洮人,年轻时以勇武大方闻名于西凉,而其人在羌人中更是名声甚大,羌帅中人多是惧怕于他。而司空、执金吾和荡寇将军,也是能征善战,陛下命他们带兵,是再好不过!”
 
    可以说张让确实对董卓算是比较了解的,当然不只是对董卓,对皇甫嵩、孙坚、曹操乃至于马超等人,张让都可以说是很了解,对他们不说是了如指掌吧,但也差不了多少。
 
    刘宏点点头,又让人拟了旨。很明显,刘宏对董卓也是有些了解的,也知道他以前的一些事。而本来之前他就想让董卓他们去围剿凉州的叛贼,奈何董卓一直都在忙于对黄巾的战事,所以自然是不能轻易就召他回来。不过如今董卓早已是得胜归来,正赋闲在雒阳,所以既然有这样的人才,但如果还不用的话,那可就不对了。而作为帝王的刘宏来说,当然不会那么干。
 
    因为这几人都在雒阳,所以刘宏是特意差人把他们给召进了宫中,不过刘宏却是一个一个的见他们,而不是一起。他要面对面和他们先说几句,围剿叛贼,只许胜,不许败。而直到最后,刘宏才见的董卓。
 
    “臣董卓见过陛下!”
 
    “爱卿平身,坐吧!”
 
    “谢陛下!”
 
    刘宏看到了董卓后,心说,这董仲颖好像比之前朕见他的时候又胖了些,真不知道他要胖到何种程度啊。
 
    “爱卿当知凉州之事吧?”
 
    “回陛下,臣知道。臣虽然身在雒阳,但却心忧凉州,而叛贼人人得而诛之!”
 
    “好,说得好!不瞒爱卿说,前方来报,皇甫义真与孙文台已败于叛贼之手,所以朕意让你和司空、执金吾和荡寇将军再带大军去围剿叛贼!”
 
    “承蒙陛下赏识,让臣带兵剿贼,臣肝脑涂地,万死不辞!”
 
    董卓赶紧起身说道,这刘宏又让自己带兵剿贼了,虽然还有别人,但这都不是大问题,自己只需要在其中获得自己的利益就可。
 
    “宣圣旨吧!”刘宏拿着圣旨对旁边的张让说道。
 
    张让赶紧接过圣旨,打开宣读,“今命中郎将董卓协司空张温,与执金吾袁滂、荡寇将军周慎带兵十万,围剿叛贼!钦此!”
 
    “臣董卓领旨!”
------------
 
第二〇二章 出征前董卓问李儒
 
 
------------
 
第二〇三章 马孟起回到雒阳
 
    陇西,在一处异常隐蔽的地方,驻扎着马腾留给马超的五千私兵。而如今凉州正值大乱,而且此地很是偏僻,所以是没有人会发现的。而这段时间以来,马超作为主公,他是每日都在训练着士卒们,而士卒们也很听马超这个主公的。他们心中都憋着一口气儿,那就是一定要练好武艺,以后有机会,争取给老主公报仇雪恨。马腾的死,可以说是他们最大的耻辱,尽管他们当时不在战场,但是还是如此觉得。
 
    这一日,马超训练完士卒后,对着士卒们大声地说道:“弟兄们,我从明日开始就不能和大家一起训练了!此次我是不得不回雒阳,为了我们今后,为了报父亲的仇,我是必须要回去!所以可能要和大家分开很长一段时间,而以后就由令明代替我,和大家训练!!”
 
    “恭送主公!恭送主公!”
 
    士卒们自然不会去劝说马超什么,所以听了马超说完后,他们此时是喊声震天,而马超就在如此的声音中离开了。
 
    回到家后,马超把庞德叫了过来,“令明,我离开后,以后一切就都拜托你了!”
 
    “主公放心,德必完成主公所托!”
 
    庞德很明白,因为老主公不在了,所以自己主公的意思就是把军队和陇西的家都托付给自己了。而自己如今肩上的责任不可谓不重大,而且主公是如此地信任自己,自己当然是不能让主公失望。
 
    马超点点头,“一切交与令明,我放心!”
 
    确实是如此,以前马超不在陇西的时候,士卒完全都是交给庞德一人,而庞德可以说把任务完成得特别好。毕竟是大将,所以区区五千人,那根本就不在话下。而家中托付给他就更没问题了,就看庞德那么忠于自己的父亲就知道,交给他准没错,庞德那可是个忠义之人。
 
    其实如果可以的话,马超倒是很想把这五千人都拉到雒阳去,这样离自己近点儿,也好便于自己多去管理,是吧。可这明显就是白日做梦,别说拉到雒阳了,就是凉州估计都出不去,不一定走到哪儿就让人给发现了,那就麻烦了绯色豪门,小娇妻弄你上瘾!。而要说当时庞德带人回来的时候都是冒着极大的风险,最后这才平安回到了陇西。
 
    庞德这边的事儿已经托付好了,马超又去了自己母亲那儿,毕竟明日就准备离开了,所以今日必须要和自己母亲说一下这个事儿的。子曰:父母在,不远游,游必有方。马超明白这意思,不过他也有他自己的理解。那就是,你到哪去了都一定要让父母知道的,别等着明日要走得时候再告诉父母。在马超看来,不只是说游必有方,而且还要提前和父母说好。
 
    此时刘氏和糜贞正在屋中闲聊,而刘氏见到马超后,对他说道:“超儿,快来坐!”
 
    “谢母亲!”
 
    “我和贞儿刚好提到你,你这就来了!”
 
 
版权所有:红中彩票官网,红中彩票官网登录 Power by DedeCms
联系地址: